有妻大家品嚐


时间:2021/7/24 10:56:41

闷热的夏天,我刚升上营业主任的位子,几个下属喊着要我搞庆祝,很巧周末有个大型交流展会,身为外事公司公关的老婆又要去安排会场,正好给了我一个机会。我便约了几个下属周末在我家聚会。

胡鬧和大吃大喝一直持续到深夜,就剩下我属下的两个营业员张强和许军,这两个人刚来公司不久,但办事机灵,点子多,替我抢到了不少客户,许军喊着还要和我再喝,被张强拉住了,说时间太晚,也打算回去了。

我看看表已经深夜,老婆也不在家,索性就让他们暂时睡在客厅明天再走,许军说幹脆喝酒聊天到天亮,反正天气闷热,我们三个人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酒胡侃。

我打开电视,深夜已经沒什么可看的节目,张强问我有沒有影碟机,我说当然有,他拿出几张光盘,我放到机子,原来是色情光碟,酒越喝越多而渐渐话题也转移到女人和性上面,光碟沒什么具体情节,大概就是一对夫妻参加一个群交聚会。

片子的女人身材不错,随着情节越来越淫乱,我们几个人不再说话都盯着电视,那个女人被六七个男人围在一张圆桌上,几条粗大的鸡巴顶在她脸上,嘴,淫穴和屁眼全插进了鸡巴,她的两只手也在不停的撸动身边的鸡巴,还不停的有人射精在她的脸和身体上,白花花的精液流到她的乳房上,屁股上。

我看的血脉贲张,酒精全上了头,身下的肉棒早就挺起来了,这时许军睁着醉眼回头问我:“头儿,杨……杨姐的身材……有沒有……她好呀”

“当然比……她好,好很多呢。”我的舌头也大了许多。

张强也红着脸笑着问我:“杨姐不在家的……时候,你想……幹炮……怎么办,是不是也……自己手淫”

“光手淫……有什么意思……,我还……还用……我老婆的丝袜手淫,套在我的鸡巴上……刺激的……多得多,”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接着他们又喊着要看我老婆身材好的证据,然后我只记得我拿了我老婆的一套黑色的内衣,把乳罩挥在手,然后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到第二天我睁开眼时已经快中午了,头疼的利害,我爬起来,客厅的桌子上杯盘狼藉,我倒在沙发上,这才发现老婆的黑色乳罩,上面全是黄白色的斑迹,原来张强和许军用我老婆的内衣手淫,精液全留在内衣上面。

我捡起旁边老婆的内裤,上面的精液更多,有些似乎粘粘的还沒幹,一定是用我老婆的内裤套在鸡巴上手淫了好几次,我看着被射满精液的老婆的内裤,沒想到自己老婆的乳罩和内裤被別的男人当作手淫的工具,竟然觉得非常的刺激,我忍不住掏出了自己的鸡巴。

这时手机响了,是张强打来的,说是昨天的光碟忘在我家,想让我给他带过去,然后请我吃饭,我想反正也休息又沒约定,就答应了,顺便打开了影碟机,又看了一遍光碟,不禁臆想片中的女人是我老婆,被男人围住群奸的场面,说不出的变态的快感,我想我是那种人。

我敲了敲门,一个穿着大T恤的年轻女人打开门,张强把我迎进屋,介绍说是那是他的表妹,最近暂时住在他家,他自己去许军那,我和他表妹客气了几句。

张强进去房间面,我忍不住偷瞟了他表妹几眼,身材不错,两腿修长,光着腿沒穿丝袜,有点瘦,样子不差,过了几分锺,她换了一套衣服,灰色的短裙和薄薄的肉白色丝袜,粉蓝色短袖衬衣,我盯着她的丝袜脚,暗想要是黑色的丝袜就完美了。

张强走过来说要把她表妹送到楼下的车站顺便买包烟,让我自己招唿自己,张强出去后,我站起来在房间转了转,房间很小,有两间,面大概是卧室。

我走到厨房,打算从冰箱拿点喝的东西,一眼看见卫生间的洗衣机上面有一双丝袜,浅肉色的,应该是张强表妹的,我拿起丝袜,一双连裤的无裆丝袜,脚尖部分有些发棕红色,可能是鞋子有点掉色。

我把丝袜脚尖部分贴在鼻子上,一股女人特有的脚香混合着香水味道,我登时兴奋起来,我平时最爱用老婆穿过的丝袜手淫,每次她出差前,我都会藏起几双她还沒洗过的丝袜,以备我的需要。

如今一个陌生女人的穿过的丝袜就在手,我实在沒法抵挡住这诱惑,我解开裤子关上门,慢慢的把丝袜套在我的鸡巴上,享受着丝袜摩擦龟头的快感,微微发硬的袜尖套在龟头上,我轻轻撸动丝袜,让丝袜继续摩擦我的龟头,鼻子使劲嗅着另一支丝袜袜尖。

在双重的刺激之下,我想起昨天光碟的情景,接着想起我老婆的乳罩和内裤,被张强他们套在鸡巴上玩弄,射满精液,太刺激了,龟头一阵酸麻,精液一泻而出,我慢慢从鸡巴上褪下丝袜,一大陀精液被丝袜袜尖包住,好像用过的安全套。

我用丝袜把鸡巴上残留精液擦幹净,把丝袜放到洗衣机,沒想到面还有一双黑色丝袜,我赶紧拿出来塞进裤兜,回家去慢慢享用,既然张强用我老婆的乳罩手淫,我用用他表妹的丝袜,也算扯平了。这时,我听到开门的声音。

我刚走回沙发边,张强就和许军一起进门了,许军先陪我坐在沙发上聊天,“头儿,杨姐什么时候回来,”

许军上了一根烟给我,我想了想:“应该是明天吧,展会明天结束。”

这时张强叫我们进去,卧室面只有一张床,桌子上有台电脑,我刚坐在床上,一看屏幕当时就愣住了,竟然是我刚才在卫生间用丝袜手淫的画面,我一边手淫一边狂闻丝袜,“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你她妈偷拍我!”

我一下站起来,“头儿,別上火,坐下。”张强似笑非笑得看着我,许军把我按坐在床上,“我们只是以为你说说,沒想到你真有这嗜好,也沒想到拍出来效果更好。”

我晕了一下,立即有些清醒:“你们想怎么样,不想在公司混了,敢他妈偷拍我。”

张强冷笑了一声:“头儿,这要是被人知道了你有这种行为,恐怕你很难混了。”

“到了公安机关就更说不清了,还有物证。”许军指指我的裤兜,原来我藏丝袜的情景也被拍下来了。

我一下沈默了,这事要是鬧出去最轻也是工作难保,更要被人指指点点,这想想就能看到,我不禁嘴有些发苦,我刚刚爬到主任的位子上,沒想到……

我忽地明白了:“你们想要什么,开出来吧,要钱”

这根本就是布好的局,看来是要恶敲我一笔,“头儿,你太见外了,你总说兄弟们替你打拼,你要和大家一起同甘共苦,我们哪能出卖你呢。”张强换作一脸尊敬的样子。

“不过如今头儿你已经上了位,就该和兄弟们同同甘了。”许军接了一句。

“我平常也沒少照顾你们,你们她妈这样对我”我有些奇怪。

“既然同甘,就都要拿出来分享,我们昨天用了杨姐的内衣爽过之后,觉得杨姐的身材实在不错,杨姐又是头儿的老婆,那么……”张强和许军一起恶笑起来。

原来是打我老婆杨影的主意,“不行!老婆哪能……”

我还沒说完,张强接着说:“头儿,现在外面都在说流行换妻,既然杨姐的条件那么好,就应该多被享用享用,反正我们都是单身,头儿你就把杨姐给我们嚐嚐鲜了。”

许军也应承着。

“我老婆肯定不同意,不可能的……不行……”我有点乱,心中有些按捺不住的刺激感。

“头儿,你放心,杨姐自然不会反抗的,”张强看了看我,指了一下许军,“头儿,给你这个。”

许军放在我手一个棕色的药瓶,面有半瓶液体,“这是给手术病人用的镇静剂,术前麻醉用的,从我在医院的表哥那弄到的,保证安全。这是一次的量,大概持续10小时。”

看来这些全都安排好了,我老婆早就被他们盯上了,“头儿,想想昨天光碟的女人,多刺激……”

顿时我心中变态的刺激一下膨胀起来,平常和老婆做爱很少有花样,连口交也不肯,如今被几个男人轮奸,老婆一脸淫荡的表情,我真的想看,我强忍着说:“万一我老婆知道了就,还是不行,真的不行。”

“放心吧,杨姐就和睡着了一样,你不告诉她,她哪会知道。”我还在犹豫着。

“头儿,还有这个。”张强拍了拍电脑屏幕,为了我自己,还有我变态的欲望,我咬咬牙答应了。

接下来张强和许军商量一些细节,我想了想要求不能玩我老婆的肛门,太容易被发现了,他们答应了,让我做好准备工作,就是灌完我老婆迷药后就通知他们,张强又塞给我几张光碟,让我回去慢慢看,面基本上全是群交的场面。

我越看越兴奋,仿佛看到了电视画面的女人全变成了我老婆,我老婆的嘴,淫穴不停被粗大的鸡巴抽插着,脸上也射满了精液,我忍不住拿出张强表妹的黑丝袜套在鸡巴上使劲的撸着……

第二天我去公司,张强和许军都不在,我也稀煳涂的签着文件,心只是总是想着晚上老婆回家的下场……

我提前从公司回到家,热好了饭菜,拿出许军给的半瓶药液,犹豫了一下,老婆被凌辱淫荡的样子又浮现出来,药液全部倒进了果汁,接着我就听到老婆开门和脱鞋的声音。

“老公,累死我了,会总算开完了。”老婆懒懒得深了一下腰,坐在桌子前面,“老公帮我盛碗饭,谢谢,我中午就沒吃饭。”

我应承着,把那杯果汁和米饭递给老婆,“你先吃点饭,一会我给你放水洗个澡,你早点休息。”

我看着老婆吃了几口饭,把果汁喝了大半杯,“谢谢老公,今天累死了。”

老婆又吃了几口菜,把果汁喝光了。

“你先去看会电视,我放好水叫你。”

老婆答应着去开电视,我打开浴缸的热水,坐在马桶上发呆,马上我老婆就要被张强和许军分享了,而我还有点麻木,说不出是期待还是后悔,我关上了水管,“老婆,好了,老婆”

我老婆已靠在沙发的扶手上睡着了,我过去推了推她,只有轻轻的唿吸声,全无反应,药液真的很有效,我拿出手机通知了张强。

“头儿,你先把把她搞好,我们马上就到。”张强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昏睡的老婆,虽然和我结婚三年,身材保持还是那么好,168的身高,乳房又大又挺,一点不下垂,屁股很有弹性,两条长腿穿上浅灰色丝袜真是迷人,我解开老婆的衬衣,两球乳房挺出来,白色的花边乳罩半托着双乳。

我把老婆抱进卧室,脱掉了她的衬衣,又慢慢脱掉了西装裙,白色细带的内裤,老婆穿的是无裆丝袜,老婆的淫毛很细也很稀疏,内裤的裆部紧紧扣在老婆的淫穴上,一条卫生护埝的痕迹很明显。

我翻下老婆的内裤,深粉色的淫穴微微翻开,看起来很润滑,难道老婆知道要被轮奸,已经有了反应

我胡思乱想着,把内裤的护埝撕下来,把内裤套回去,接着我拿出一双老婆的黑色的高跟鞋,穿在她的脚上,老婆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只有乳罩和丝袜内裤,脸上还化着妆,看起来十分的妖艳,我平常最希望老婆做爱时穿着的样子,现在终于看到了。

门铃响了,我打开门,让张强和许军进来。

“杨姐呢,头儿。”

“在面。”我指指卧室。

“幹什么在面,抱出来,我们在客厅搞。”张强给我一台小摄像机,“拍下来作纪念吧,头儿。”

我也沒反对,张强和许军把我老婆抱出来,放在沙发上,“杨姐真美呀,身材太好了。”许军的一只手伸进我老婆的乳罩,玩弄着乳房。

我打开摄像机,张强把老婆扶起来,和许军一左一右的搂住我老婆,我老婆的两条腿分开搭在张强和许军的腿上,张强吻着我老婆的嘴,舌头探进了她的嘴,许军托起一球乳房不停的亲吻着,场面上看起来十分的淫荡变态。

张强把衣服脱下来,粗大的鸡巴挺着,“头儿,一起玩吧。”张强淫笑着。

“还……是……你们先吧……”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强从包拿出一付眼罩,还有皮绳,“头儿,你来绑。”

我走过去,把眼罩套在老婆的头上,双手用皮绳绑住,老婆一定想不到把她绑起来给人轮奸的人就是她老公我,许军扯下老婆的乳罩,把脸埋在我老婆的双乳中,两只手使劲的把乳房往中间挤压。

张强站到沙发上,扶住我老婆的脸,把粗大的鸡巴慢慢插进她的嘴,老婆的嘴被撑的鼓起来,我老婆很少给我口交,现在却含着张强的大鸡巴。

“头儿,杨姐的嘴真爽呀!”

“头儿,杨姐的乳房又挺又软,真是极品。”

我拿着摄像机拍摄着老婆被他们凌辱的场面,兴奋感越来越强,张强用嘴咬着老婆左边的乳头,一支手把她的内裤向上一提,老婆的淫穴立刻从内裤的裆部映显出来。

许军则换到上面,从我老婆的身侧后,把鸡巴插进她嘴,老婆的脸夹在许军的两腿间,随着许军鸡巴的抽插口水沿着嘴角流出,许军的鸡巴被舔的油亮。

“许军,嚐嚐杨姐的淫水……”张强把我老婆放倒在沙发上,双手攥着我老婆两腿的脚腕一提,许军顺便把她的内裤脱下来,老婆的淫穴露出来。

“杨姐的阴毛真少,又软又稀。”张强把老婆的双腿分到快一字形,淫穴翻着,淫穴中的小洞也能看得见,许军的脸贴在我老婆的淫穴上,舌头不停的舔着淫唇,又把口水吐在淫洞上。

“我要上了。”张强又把鸡巴在我老婆的嘴插了几下,接着和许军换了位置,老婆也从仰躺着变成了狗趴式,张强一条腿跪在沙发上,一条腿站在地上,手扶着我老婆的屁股,鸡巴一下插进我老婆的淫穴。

“好紧呀,真是极品。”张强一边用鸡巴抽插着我老婆的淫穴一边赞叹着,许军扶着我老婆的头,把鸡巴对准嘴,张强一插我老婆得淫穴,许军的鸡巴就插进了我老婆的嘴,随着张强的抽插,许军享受着我老婆的口交。

“头儿,你老婆真棒。”许军哼哼着。

“许军,你別老占着杨姐的嘴,让头也享受一下。”

许军站起来,帮我把摄像机固定好,我看着老婆,她眼上蒙着眼罩,嘴微张着,许军让我快点上,我掏出了鸡巴,早就挺起来了。

“头儿,看着自己老婆被人幹,感觉很爽吧。”张强笑着说。

我登时变态的感觉冲了上来,许军扶着我老婆的头,我把鸡巴慢慢插进她的嘴,果然又软又滑,许久未曾的感觉,张强又开始抽插我老婆得淫穴,我得鸡巴也随着被老婆的嘴吞吐着,许军把我老婆的一支高跟鞋脱掉,一边撸着自己的鸡巴,一边舔我老婆的丝袜脚。

“难怪头儿喜欢,杨姐的脚也这么甜。”许军边舔边嘟囔,老婆的嘴和舌头摩擦着我的龟头。

我看着张强卖力的用大鸡巴插着我老婆的淫穴,感觉就快射出来了,紧接着张强急插了几下,“许军换你了。”

鸡巴从我老婆的淫穴一抽出来,精液就喷射而出,射在我老婆的屁股上,“不行了,想忍沒忍住,还是射了。”

许军急吭吭的,紧接着把鸡巴插进了我老婆的淫穴中,他的力量比张强大的多,我的鸡巴每次都要触到老婆的喉咙,张强拿着摄像机走过来,近距离的拍摄我老婆给我口交的画面,接着又拍许军的大鸡巴在我老婆的淫穴中进进出出。

“有点幹。”张强递给许军一瓶药油,许军涂在自己的鸡巴上,接着插了起来,我的龟头被摩擦的几次感觉快要射出来,许军又一加力抽插。

我叫了一声:“我不行了……”

我的鸡巴还沒来得及从老婆的嘴拿出来,精液就一泻如注,我刚一射,许军就把沃老婆翻过身去,换成正常的体位,我老婆的身上只有丝袜,脸上被我射满精液,一条腿搭在地上,另一条穿着高跟鞋的腿搭在许军的肩上,又幹插了十几分锺,许军闷哼了几声。

“许军別射在我老婆面。”我刚说完,许军就慢慢的抽出他的鸡巴,精液随着从我老婆的淫穴流出来。

许军的龟头上还连着到我老婆淫穴的精丝,他摊坐在地上,我老婆斜躺在沙发上,两条腿分开着,脸上的精液已经流到乳房上,淫穴也不断的流出精液,丝袜上沾满了张强和许军的精液。

“真是太爽了!”

张强上上下下的拍着我老婆的淫态,许军也过去帮着把我老婆摆成各种的淫荡的姿势,我坐在一旁木然的看着,老婆终于在昏睡中被人轮奸了。

原来老婆被人玩的感觉就是这样,我已经开始觉得不够刺激了。

“头儿,下次还玩嘛”

“当然,我要让我老婆成为淫妻。”我决定着。

“是我们的淫妻,头儿……”张强和许军淫笑着说。

我收拾好文件,手机响了,是张强,叫我去他家,不用问一定是关于我老婆的事,我打车到张强家,许军也在:“头儿,片子搞好了。”

片子就是上星期我们三个人一起迷奸我老婆时拍的。

“头儿,幹杨姐真的是太爽了,什么时候再搞一回”许军色咪咪的盯着电视。

“上次我老婆已经怀疑了,早上淫穴都肿了,我还骗她吃的事后避孕药。”

我摇摇头。

“头儿,光是迷奸就真是差点意思。”

张强的点子最多,听他这么说,我问:“你有办法了”

“要是能抓住她的弱点,就能威胁她就范,然后再慢慢调教。”张强慢慢的说。

“又是这招,当初就是这么骗我把老婆共享的,我老婆又沒有什么不好的嗜好。”

我有一点失望,说实话,经历了第一次的轮奸我老婆之后,我对群奸的嗜好大大的增强了,再和老婆做的时候,总是想着她被轮奸的样子,不然觉得不够刺激,而老婆却沒什么新意。

“头儿说杨姐有些保守,幹脆强奸她,再拍照片。”张强看着我。

“好、好……”许军点头说。

“好什么,行吗强奸也只是一次,万一我老婆报了案的话……”我有点迟疑。

“不会,杨姐那么怕羞,肯定不好意思去报案,我们之后就用照片威胁她,她自己就会送上门了。”

张强笑得有点邪恶,接下来我们商量如何下手和地点。

“从我老婆的公司到家一路上都很繁华,沒地方。”

张强和许军都不熟我家,也沒有办法,不知道是不是变态的刺激,我忽然想起:“我家住在12层,13层是设备层,平常根本沒人上去,那不错。”

“好,就在那,我和许军准备工具,头儿定时间。”张强对我说。

“就明天。”我说。

我离开办公室之前给老婆打了个电话,谎报要开会,让老婆先回家做饭,果然老婆提前了半小时回家,正好是下班高峰之前,楼人不是很多。

我们隐藏在楼道的备用楼梯处,带上张强准备的头套,接着就听到老婆的高跟鞋走路的声音,一个人。

我老婆刚走过备用楼梯的拐角,张强一下搂住她,用毛巾捂住她的嘴,许军和我也冲出去,把我老婆横抱了起来,直接上了设备层,我用家伙蹩住设备室的门。

张强和许军用皮绳把我老婆手脚捆起来,拿开捂在她嘴上的毛巾,我老婆刚要喊,就被张强的匕首吓住了,“你们要幹嘛,要钱我书包有,我不报警,快放了我。”老婆紧张的有点结巴。

“我们不光要钱,还要人!”许军压着嗓子坏笑。

“快放开我,我老公马上就回来了,他很厉害的。”老婆听出了意思使劲的挣扎。

我想说老婆你老公就在这,还要强奸你呢。

“你再不老实,我就把你衣服扒光再擡到街上,想不想游街呀。”张强威胁道。

果然老婆不敢再动,被光着身子扔到街上,我老婆非自杀不可。

“你们拿钱就好了,別,別搞我,求求你们了……”老婆开始低声的乞求。

“我们兄弟既然把你抓上来,哪能那么轻松的放过你,我们不但要玩你,还要射在你的面呢。”许军一撂我老婆的裙子下摆,露出了肉色丝袜包着的粉红色的内裤。

“不要、不要……”老婆躲闪着。

“你们杀了我吧。”老婆发火了。

“我们把你先奸后杀,也会把你光着身子擡出去。”张强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我老婆哭了起来了。

“要是你让我们兄弟爽的话,不搞你这也行。”张强用匕首拍拍我老婆的小内裤。

“怎么爽”老婆听出了转机急着问。

“要么给我们口交,不然就直接强奸了你,你选哪样”张强挺着我老婆。

“不要,我不选。”老婆拼命摇头。

“上吧。”许军扑上去,一下就撕开我老婆的短裙,把我老婆的一条腿翘起来,把手往老婆的内裤伸去。

“我选口交,我选……”老婆被吓得又哭了。

“大声点,选什么”

“口交,我选口交。”老婆的声音低的听不见,许军松开我老婆。

“把衣服脱了,只准穿内衣。”

我老婆有些手忙脚乱的脱掉衬衣和被许军撕坏的短裙,看见我们全看着她,赶紧蹲了下来,张强和许军过去解开皮绳围住我老婆。

“帮我们把鸡巴掏出来,仔细的舔幹净。”

老婆慢慢的拉开张强和许军的裤子拉锁,许军的大鸡巴已经挺的很硬了,张强的鸡巴还耷拉着。

“还不舔,要我们反悔呀”

老婆连忙闭上眼把张强的鸡巴含进嘴,用手套弄着许军的鸡巴,我看着老婆只穿着乳罩内裤丝袜被他们淫辱的场面,变态的兴奋不停的刺激着我。

张强使了个眼色,我拿出准备好的数码相机,把我老婆给张强口交的场面拍下来,张强的鸡巴已经挺起来了,深深的插进老婆的喉咙,老婆幹呕了几声,那张强的鸡巴吐出来,又含住许军的鸡巴,用嘴前后套弄着,手不停的撸着张强的鸡巴。

“站起来!”

张强把我老婆来起来,“弯腰给我们口交。”

老婆想拒绝,又怕被张强强奸只好站直后弯下腰,微微分开的两条笔直的丝袜腿配上高跟鞋,十分诱人,许军把鼻子贴在老婆的内裤的裆部,不停地闻着。

老婆含着张强的鸡巴,因为弯着腰只好用手扶着张强的腰,张强用手按住我老婆的头,不让她的嘴离开自己的鸡巴,老婆被张强和许军前后夹击的淫乱场面一一被我拍了下来。

张强在我老婆的舌头的刺激下,有点撑不住,老婆更是加紧用舌头刺激他的龟头,张强“哦”了一声,精液喷出来,老婆赶忙一躲,精液都喷在脸上,刚想去抹。

“不许擦,帮我把鸡巴舔幹净。”张强威胁道。

老婆无奈只好任脸上的精液流下来,把张强的鸡巴上的残留精液舔幹净,我早已忍不住了,把相机递给张强,掏出鸡巴,我老婆刚要帮我口交,就被许军按住,把鸡巴塞进她的嘴。

我坐在地上端起我老婆的一条腿,把高跟鞋脱掉,让我老婆的丝袜脚踩在我的鸡巴上。

“用脚做。”我使劲压着嗓子说。

老婆倒也聪明,马上用丝袜脚轻轻摩擦我的龟头,手扶着许军的腰,嘴不停的吞吐着许军的鸡巴,张强围着我老婆不停的拍着,许军两手不停的伸进乳罩玩弄着我老婆的乳房,老婆也顾不得许多,只是急着让许军快射出来,把鸡巴舔的油亮。

“舔我的蛋,快点。”

许军的大鸡巴挺在我老婆的脸上,两个大鸡巴蛋垂在下面,老婆早顾不得,用嘴含住一颗,手上加紧套弄许军的鸡巴,这边不停的用丝袜脚尖在我的龟头上摩擦着画圆。

我捏住她的脚,把鸡巴挺在她的脚心上使劲摩擦,真是太刺激了,平常温文尔雅又保守的老婆现在是如此的淫荡,手脚和嘴并用给男人服务,还当着她老公的面,许军的鸡巴抖了几下。

“张嘴。”许军抓住了老婆的头发,一手捏住她的下巴,鸡巴一下插到喉咙。

我老婆连吐了几回,呛的口水和眼泪都出来了,许军又抖了几下鸡巴,好像是射了,一大半的鸡巴在老婆的嘴看不到,这时我的刺激也到极限了,我狂撸了几下鸡巴,精液喷射而出,一直喷到老婆的大腿上。

我终于享受了老婆从不肯给我做的足交,我擡头看见许军的鸡巴已经软了,精液从我老婆的嘴滴滴嗒嗒的流出来,还有不少精液挂在她脸上,大腿丝袜上的精液也顺着往下流,我老婆的样子太淫荡了,我简直沈醉在老婆被淫辱的快感。

这时张强突然把相机扔给我,一手搂住我老婆的腰,另一只手把我老婆的内裤和丝袜扒到大腿的地方,许军紧紧的抓住我老婆的双手,老婆尖叫了一声,使劲的挣扎,可是被两人紧紧的控制住了,张强拿出一管药液,强行挤进了我老婆的肛门,才松开手。

老婆马上把内裤穿回去,这才发觉不妥,我也看见张强拿的是给便秘者用的促泻药,我老婆捂着肚子蹲下身,被许军和张强两人强行架了起来,原来张强要对我老婆进行排泄调教,让她当众排泄。

“不要,求求你们,放开我。”

老婆这时才看见我手的数码相机,拼命的摇头,如果自己排泄都被人拍下来,实在是太耻辱了,老婆的两条大腿使劲夹着,眼泪和汗水不停的流出来,精神接近崩溃。

“在这只有三个人看见,你到了外面就是全市的新闻了。”张强的心理攻势不停的摧毁我老婆的防缐。

“不要看我,不要……”老婆的双腿无力的夹着。

我看见我老婆的尿液沿着大腿不停地流下来,肉色的丝袜变成了深棕色,张强把老婆的内裤和丝袜扒到大腿下面,和许军一人抱起一条腿,把我老婆架了起来,我看见淫穴下面不停的流出尿液,我有些激动的拍着这淫荡的画面。

“呀!!”我老婆尖唿一声,一股棕黄色的激流从老婆的屁眼喷射出来。

我连忙向后闪开,也抓拍到这个场面,屋子大便的臭味弥漫着,精神崩溃的老婆已经昏了过去。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我有点头晕,我们三个人手忙脚乱的把我老婆擡回我家,我帮老婆换了睡衣,张强和我给我老婆灌了精神镇静剂,防止她醒来大哭大鬧,许军把我老婆的沾满精液尿液大便的丝袜和内裤脱下来要当作纪念品。

“沒想到一上来就对我老婆调教的这么狠,太过分了吧。”我有点不满。

“头儿,就是要一上来摧毁她的廉耻感。”张强不以为然。

“头儿,这小子手玩的女人多了去了,用不了多久杨姐就能当你的……”

许军玩弄着我老婆的内裤想了一下,“你的,你的性奴隶。”

许军一脸肯定,我老婆变成我的性奴,我从来沒想到的事,想象我老婆会顺从的满足我任何的变态的性要求,我的变态的胃口又变大了。

张强他们走了之后,我熬了点粥,坐等我老婆醒过来。

“老公,救命……”我老婆一下座起来,我过去搂住她。

“我在呢,做噩梦了我看见你睡在床上,以为你不舒服了呢。”我一脸温柔。

“沒、沒事……”老婆低着头,一定是想起刚才被凌辱的时候。

我端了碗粥,“先喝点粥吧,不舒服就早点睡。”

“我的衣服呢”老婆问。

“你不是早换好了吗”我指指她的睡衣,“听说最近治安不好,你要小心点。”

我坐在床边,老婆听后偷偷瞟了我一眼。

“听说前一阵有个女人被人强奸了去报案……”

“然后呢”老婆急着追问。

“她不停地被人问强奸的过程,现在好像精神分裂了,真惨……”

我看看老婆,她低着头想着。

“你沒事吧,老婆”我问她。

“我沒事,可能感冒了,我先睡了。”

老婆躲进了毛巾被,看来她决定把被凌辱的事对我隐瞒,老婆,你又向成为我的性奴进了一步。

我刚进了办公室,张强和许军就熘了进来,我让许军关好门,张强已经把上次强奸我老婆的照片全存在光碟。我放到电脑,一边欣赏一边把我老婆的情况告诉张强。

“头儿,看来计划顺利,我们可以动手了。”张强基本上已经是调教我老婆成为性奴的策划人,我点点头。

“我都等不及了。”许军一脸淫样。我老婆这几天又出去办展会,许军在我家快把我老婆的乳罩和内裤玩遍了。

“我老婆后天就能回来了,应该会休息几天。”我看着张强。

“那头儿你就想想要如何享用你的性奴老婆吧,嘻嘻。”张强拉着许军出去了。

我老婆已经开始一步步的走向淫妻性奴,而这已经我的变态的愿望。我翻看着老婆被淫辱的图片,看老婆被张强他们凌辱的刺激已经远远大于老婆带给我的性快感。我趁着沒事,给张强一份调教我老婆的内容,我要我老婆主动让我幹她的屁眼,主动给我口交,满足我随时的变态的性要求。

张强说他会让我老婆带给我更大的快感,我对此几乎是盼望。

老婆回家的第二天一早,我前一天就安排好工作,谎称带张强和许军去见客户,其实我们要正式调教我老婆。

我按张强说的,把一张预备好的照片放到我家的信箱,是一张我老婆被我们强奸时,她给许军口交的照片。面还有见面的地点,张强说我老婆一定会为了照片而主动送上门的。

我假意和老婆告別后,急忙藏在阴暗处观察,果然沒多久我老婆下来取信,她打开信封只看了一眼,就急急忙忙的冲回去了。

我赶紧去了张强家,张强安排许军去接我老婆,让我躲进房,等一会再一起享用我老婆,过了十分锺的样子,许军带着我老婆进了张强家。

“你们这些流氓,变态,快把照片还给我!”老婆的声音都颤抖了。

“杨影,別再叫了,”张强站起来,老婆一下愣住了,“你的一切我们都知道得很清楚,我会把照片送给你老公,贴到网上,还要寄到你公司去。”张强抓住我老婆的双手,许军过来用皮绳把我老婆的手绑在身后。

“你到底要多少钱你到底想怎么样”

老婆的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自己的背景被人知道得一清二楚,这意味着……

“钱我只是想让你老公好好欣赏你淫荡的样子,不好吗”张强捏住我老婆的下巴。

“不要,求求你,不要找我老公,我可以帮你……帮你……口交。”老婆拼命的摇头,任许军的手地她腿上乱摸却不敢反抗。

“你可以反抗、报警,这只会让全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一个淫妇,到时会有的是人来向我买你的照片,哈。”

张强坐回沙发,许军则脱掉我老婆右脚上的高跟鞋,变态的闻着鞋的味道。

“你想走的话请便,我决不拦着你。”张强点着了一支烟。

“我可以和你上床,让你做……只要你把照片还给我。”老婆的底缐终于失去了,老婆终于落入了张强的淫掌,而一切又似乎是我决定的。

“我要你什么时候来你就要来,我要你做什么你都不能拒绝,你,只能服从我,只能这样。”张强冷冷的说。

老婆浑身巨震,她很明白如果答应的话,意味着以后随时都要被人凌辱任人玩弄。我在面也很紧张,而兴奋企盼的程度更大。

“你放心,在需要的时候,我自然会叫你来,我不会去幹扰你的正常生活,让你老公发觉。”

这无疑给我老婆吃了一个安心药,她最担心事情被外人和我发觉,虽然要受到淫辱,总比被人不齿唾弃强的多。

“你真的不让我老公知道,我不信”老婆还是担心。

“那明天早上拿到信的人就该是你老公了。”张强站起来把一打照片塞进信封。

“好吧,好吧,我想……想。”老婆不敢下那个决定。

“许军,寄给她老公。”张强把信封丢给许军,许军站了起来。

老婆不敢再犹豫,“我答应,答应。”然后低下头。这句话说出后,她知道对她的淫辱就要开始了。

我几乎按捺不住的刺激兴奋,我的老婆已经基本上已经成为我的性奴。只是她还不知道,背后的操纵人是我,为了自己的名节和家庭,老婆只有乖乖的忍受对她的凌辱。

“不委屈吗你可以反悔。”张强的两只手隔着衬衣和乳罩捏住我老婆的乳房。

“不……反……”老婆羞愧的闭上眼,任张强的手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许军蹲在我老婆的身后,把她的裙子撂到腰部,露出了浅色的连裤丝袜和面的黑色内裤,那就是让张强和许军在我家手淫的那套内衣。

我隔着门缝偷看,下身已经蠢蠢欲动,自己老婆被人玩弄的那种变态的快感刺激着我。

老婆已经坐倒在沙发上,两手被绑在身后,衬衣上面的两个纽扣被解开,乳罩拉到下面,两球乳房挺立着。张强用舌头强迫着老婆回应她,我看见她的舌头和张强的舌头绞在一起。许军抱起老婆的一条丝袜腿,顺着大腿舔到小腿,舔过脚心,咬住老婆的脚尖,舌头在她的脚趾上翻动。

“哦……哦……天呀……”老婆呻吟起来。原来,张强的一支手隔着丝袜内裤,用中指在我老婆的淫穴外拨动。终于老婆被淫乱的刺激挑起了性欲,身体随着张强的手指的拨弄而扭动,两条丝袜腿想夹紧却被两个人分开压住,腿分得大大的。

我清楚的看见张强的手指隔着丝袜内裤按进老婆的淫穴,我掏出鸡巴,忍不住的套弄,张强两手抓住丝袜的裆部一扯。

“啊……”老婆叫了一声,丝袜裆部开了一个大洞,“不要,不要!”老婆无力的哀求着。张强的手攥住内裤的上部,露出了老婆细细的淫毛,向上一提,内裤的裆部皱在一起,好像一条绳子紧紧的勒入老婆的淫穴。“啊,天呀……不要,受不了了。”老婆摇着头叫着。

淫穴被勒得向外翻开,张强这才把内裤拨到一边,中指插入淫穴。“啊……

哦……哦……”老婆想抵抗又享受着感受着刺激。自己终于背着老公让淫穴被人玩弄,老婆最终抵挡不过生理的刺激,淫穴的淫水四溢。

许军这时抱着老婆的乳房,狠咬我老婆的乳头。

你们她妈还要玩多久我实在憋不住了,拿出手机打给老婆。“是我老公,快放开我,我老公呀。”老婆挣扎着,张强把手机放到我老婆的脸边。

“老婆,你在家吗,我下午要回去拿东西,晚上有会议要开,”我一本正经的说。

“我在……家……我知道了……”张强两个人加强对我老婆的刺激,老婆强忍着勉强回答。

“那先这样吧。”我挂了电话。

“啊……啊……哦……”老婆一放松就大声呻吟起来。张强问我老婆是谁,“是我……老……公,他下……午,回家,哦……哦我要……赶,哦……回去”

我老婆被刺激的断断续续的回答。

“还早着呢,你先把衣服换了。”张强松开了我老婆,拿出一套内衣,许军解开我老婆的皮绳。“啊,我……不要……”老婆看了一眼内衣红着脸拒绝。

那是我精心挑选的一套内衣,白色真丝的镂空乳罩中间是空的,露出乳头,下身是一付吊袜带,前后花边吊带可以夹住到大腿的高筒丝袜,还有一双白色的高筒丝袜。最厉害的是在吊袜带中部的前后有一条细链连接,挂着一个大概五六公分长的假鸡巴,就是说穿上吊袜带,就要把假鸡巴插到淫穴面。

这么淫荡的内衣老婆平常哪会穿现在,在张强的威胁下,老婆慢慢的脱下衬衣、丝袜和乳罩内裤。把白色的乳罩戴在乳房上,乳罩紧紧的贴在上面,乳头从中间挺出来,接着老婆又穿上白色的丝袜,我一直觉得老婆正在穿丝袜的时候最诱人,最后是吊袜带,我老婆把它慢慢的套到腰部,夹好丝袜。

“快插进去,”张强命令着。

老婆一脸羞耻的,把假鸡巴插进自己的淫穴。

“真变态呀,你这个淫荡的女人,以后每次来我这都要换上这套内衣,知道吗”老婆被羞辱的无地自容,想挡住重要部位,手却又被许军绑在了身后。

“想要这个吗”张强拿出一付眼罩,带上眼罩就算被淫辱时也看不到,这对老婆抵挡自己的羞耻感太需要了。

“求求你帮我带上。”老婆急着说。

“先趴到沙发上,把屁股撅起来,让我们仔细看看你的淫穴和屁眼。”张强开始调教我老婆。

老婆跪在沙发上,翘起屁股,脸贴在沙发,自己要做这么淫荡的姿势给人看,老婆的羞耻快到极限了。

“看看你的淫穴,出了这么多水,假鸡巴很舒服吧”张强扶着我老婆的屁股,抽插着淫穴假鸡巴。

“不要说……哦……了,哦……求……求你……”老婆已经不行了。

张强把眼罩套在她头上盖住双眼。我冲了出来,忍的太久了,我把老婆翻过来,脱出鸡巴。

“仔细的舔!”张强的话音沒落,老婆已经含住了我的鸡巴。

“噢……”

我闷吐一口气,扶着老婆的头,老婆卖力的吞吐着我的鸡巴,她已经沈沦在淫辱当中。我站起来,老婆跪坐在沙发上,嘴依然含着我鸡巴。张强和许军都掏出了鸡巴,围住我老婆。老婆根本不在意有几个人,只是机械的用嘴含住前面的鸡巴套弄,我们三个人的鸡巴轮流享受老婆的口舌服务。

我让张强和许军把我老婆擡到床上,让老婆仰躺在床上,我握住老婆的丝袜脚,夹住我的鸡巴揉弄,我最希望的就是老婆穿白色的丝袜给我脚交,张强和许军一边玩弄老婆的乳房,一边继续轮流把鸡巴插到我老婆的嘴。我松开手让老婆用丝袜脚夹住我的鸡巴慢慢套弄,两只丝袜脚尖轻轻摩搓我的龟头,真是太爽了。

“哦哦……哦……”我拔出老婆淫穴的假鸡巴,老婆呻吟着。

我扶住她的双腿,把鸡巴插入她的淫穴,太舒服了,我从来沒有过的兴奋抽插着老婆的淫穴,鸡巴冲撞淫穴发出“啪啪”的声音,老婆的嘴含着鸡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我觉得一阵酸麻的刺激,连忙拔出鸡巴,用老婆的丝袜脚夹住,精液喷泻在老婆的丝袜上。

张强换过来,接着把鸡巴插进淫穴,许军几乎半骑在老婆脸上,把鸡巴深深地插进老婆的嘴。

“唔唔。”老婆使劲的摇着头,许军抽出鸡巴从老婆嘴带出大量的口水粘液。“太深了,咳咳,我受不了了。”她一边咳,一边大口的喘气。

张强让老婆跪趴在床上,从背后插入淫穴,每次都插得很深。“啊啊……我要……晕了啊……啊……不要啊……”老婆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早就顾不得会不会被人听见,拼命释放着被刺激的兴奋,扭动着腰和屁股。张强也沒撑住,闷哼了一声,抽出鸡巴,扶住老婆的头,鸡巴在老婆的嘴插了几下,精液就射了出来,大半在我老婆的脸上。

“不许吐,慢慢吃下去。”张强用鸡巴慢慢的在我老婆的脸上蹭着,老婆的舌头不断舔着张强鸡巴上的残留精液,又舔掉嘴边的精液,慢慢吞食着。她如何想象自己居然背着老公在吃別的男人的精液,脸上的精液已经流到乳房上。

许军抱住老婆的屁股,用力的把鸡巴插进老婆的淫穴。“哦……哦,啊……

我受……不了……了……真的……”老婆的呻吟已经沒有力气。

许军的双手从背后握住她的乳房,我老婆几乎半蹲在许军的鸡巴上,许军哼哼哈哈的抽插着我老婆的淫穴,手指还塞到我老婆的嘴让她舔。张强过去扶着我老婆的身体,让她靠在他身上。许军扶住我老婆的屁股,鸡巴拼命的在淫穴抽插。

“哦……哦……哦……哦……哦……哦……哦……”老婆只能呻吟着,乳房随着许军的抽插剧烈的上下颤动,“不要射在面,求求你。”老婆的声音根本听不到。

“哇哇……”许军闷叫了几声,把鸡巴用力的深深插进老婆的淫穴,一阵抖动,“太爽了,杨姐的淫穴真她妈紧。”

许军一边喘息着一边用老婆刚才换下来的破丝袜擦着鸡巴上的精液。

张强这时又拿了相机给我,他抱起我老婆,用手分开她的双腿,把我老婆的淫穴露出来。

“不要,不要。”老婆靠在张强的身上,根本挣扎不了,淫穴翻开着从小洞中流出许军的精液,我拍下这个情景。

“放开我吧,我要回去,我老公要回来了,”老婆喘息着说。

“还不行!”张强拉起我老婆。

「还不行!」张强拉着老婆进了卫生间。

许军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鸡巴上还套着我老婆的丝袜,我拿着相机也进到卫生间面。

「蹲在马桶上。」张强抱起我老婆。

「不要,我不┅┅不行,不行┅┅」老婆使劲扭动着。

「是不是要我去送照片,我说了你只能服从。」张强声色俱厉,老婆开始有些抽泣,但还是被张强扶着蹲在了马桶上,照片是她的死穴。

「腿分开,分开大点。」老婆靠在马桶的水箱上面,两条丝袜腿分开着蹲在马桶上,可以清楚地看见淫穴中还有精液慢慢的流出来。

「哦┅┅哦哦┅┅」张强用手指拨弄了一下老婆的淫穴,刚才连续的刺激让淫穴特別敏感,老婆轻声呻吟着。

「尿!」张强只说了一个字。

老婆哆嗦了一下,她早猜到会是这样,只是让陌生的男人欣赏自己小便的样子,是多么的耻辱,可是想到不尿的下场┅┅老婆抽泣的声音更大了,淫穴一张一张,看起来快尿出来了。

「不愿意」

「不┅┅不是┅┅」

嘶的一声,一股尿流从老婆的淫穴下面喷射出来,尿在了马桶的外面,张强把手指放在我老婆的嘴,让她的舌头舔弄,尿流渐渐的减弱,最后滴滴嗒嗒的滴进马桶,我连续拍下了老婆小便的过程。

张强用手在老婆的淫穴下面擦了擦,手上沾满了尿液。

「沒想到你的尿这么好喝。」张强凑在我老婆的耳边轻轻的舔吸着手上的尿液。

「不要,好变态,求求你┅┅」老婆摇着头,被人看自己尿尿,还喝了自己的尿,变态的羞耻和兴奋强烈的刺激着她。

「你想不想大便呢」张强的手指触到我老婆的肛门。

「不!不┅┅不┅┅天呀!不要┅┅」老婆挣扎着,从马桶上跌了下来。

「要我帮帮你」

老婆马上想起了上次被挤进屁眼的泻药,连连的摇头,蹲在张强的身下。

张强把鸡巴放在老婆的嘴上,「你帮帮我吧。」

老婆只好开始舔弄张强的鸡巴,张强扶住老婆的头,突然从他鸡巴射出尿流,他让我老婆喝他的尿。

我看的目瞪口呆,根本沒想过制止。

老婆更觉意外,但是头被张强按着动不了,尿液立时从她嘴溢出来。

「慢慢的喝。」张强捏着我老婆的鼻子,老婆的眼泪流了出来,她被迫要喝陌生男人的尿,多么耻辱呀。可我还是拍下了老婆喝张强尿的镜头,老婆根本来不及喝下去,尿液溢出嘴,顺着她的身体流到地上。

张强已经尿完了,老婆仰着头,嘴还有一大口的尿液,她想摇头吐掉,却动不了。

「不愿意吗」张强的声音刺激她想起所有的事,尿液慢慢的咽进我老婆的喉咙,直到喝完,老婆才低下头哭泣着,变态的调教已经彻底的毁掉了老婆的羞耻感,在这间房子她只有顺从所有的要求,直到最后离开。

张强把我也拉过去,指指我的鸡巴,我也要尿在我老婆的嘴,这实在太变态了,我有些陶醉,把鸡巴放到老婆的嘴上,老婆张开嘴,等我把小便尿进她的嘴,我看着淫荡的老婆的样子,心真是难以形容。

我的尿液液射了出来,直直的尿在老婆的嘴,老婆吞咽着我的尿液,不停的尿液从她嘴冒出去,我尿在她的乳房上,尿在她的丝袜腿上,老婆被我淋的全身都是尿,好爽!

老婆好不容易喝完了我的尿液,张强把她拉起来,用毛巾随便擦了擦她身上的尿,和我一起把我老婆扶到客厅的沙发,我解开老婆的手上的皮绳,手都有点肿了,她轻轻的活动着手腕,却不敢随便把脸上的眼罩摘下来。

「我老公快回来了,我想赶紧回去。」

过了许久老婆才轻轻的说了一句,被调教的羞耻渐渐平息。

「可以,再等一下。」

等我进到面,张强把我老婆的眼罩拉上去。

「想不想看看自己尿尿的样子」

老婆的脸马上红了,自己不但尿了尿,还喝了男人的尿液。

「不要,求求你让我回去,我老公快回来了。」

张强把衣服递给我老婆。

「我的内衣在面,我┅┅」老婆低着头不敢看张强。

「就穿这套回去,晚上过来也要穿。」

「晚上还要┅┅」老婆抖了一下,难道晚上还要继续淫辱吗

「你老公不是晚上要去开会吗是不是」张强提醒我老婆,老婆想到我说的话被他听到了,只好点点头。

「是,可是,明天行吗┅┅」老婆低声乞求着,再接受一晚的凌辱,她不知道还受不受得了。

「先穿上衣服。」老婆默默的把衬衣和短裙穿好,面沒有内裤,假鸡巴倒是拿掉了。

张强等我老婆穿好衣服,又走过去给我老婆把眼罩带上,接着绑住双手,老婆不敢反抗,也不敢问为什么。张强把我老婆的裙子撂到腰部,示意我出来,让我象刚才那样抱住我老婆,我架住老婆的两条丝袜腿,分开露出淫穴,老婆顺从的靠在我身上,她已经知道反抗和拒绝沒有用,只能忍受着淫辱,张强拿来了两个大概四百毫升的注射器。

灌肠调教!

我马上明白了,鸡巴不自觉的有些挺起,注射器灌的应该是牛奶,颜色白白的,张强把注射器的胶头插进了老婆的屁眼。

「┅┅啊!」老婆惊叫了一声,我紧紧的架住她,牛奶慢慢的灌进老婆的肚子,老婆不再挣扎,而是呻吟,「不要了,求求你们,我的肚子好痛啊┅┅」

一瓶已经打完,张强换上另一瓶,大量的牛奶灌进了我老婆的肚子,小腹已经隆起,接着张强用一个箭头状的的塞子塞进我老婆的肛门,示意我把老婆放下来。

老婆跪在地上,「我要去卫生间,求求你们,我受不了了┅┅」老婆的额头上开始出汗,两手因为被绑着不能拔出屁眼的塞子,「求┅┅求┅┅你们┅┅」

这时,老婆的淫穴下面开始流出了尿水。

「你听好哦,按我说的做,明白吗」老婆使劲的点点头,「你回到家,要你老公和你做爱,让他射在你的屁眼,明白吗」张强的目的是要满足我的要求,「就是你和你老公肛交,明白吗」老婆说不出话又点点头。

张强让我把老婆抱到卫生间,拔开塞子,一股浑着黄褐色的牛奶从屁眼喷出来,还夹杂着星星点点的大便。

「好┅┅舒服!」老婆大口的喘着气,淫穴也流出了淫水。

张强这时又把两瓶牛奶灌进我老婆的肛门,同样塞住。

「別再折磨我了,求求你,啊┅┅」刚刚的快感又变成了痛苦的便意。

「重复我说过的话。」张强用手按住塞子。

「啊┅┅我要和┅┅我老公┅┅肛交┅┅啊┅┅让他射┅┅在我┅┅的屁眼┅┅啊┅┅」老婆涨红着脸忍受着肛门的压力,说着自己都觉得淫荡的话。

张强拔出塞子,这次的牛奶已经幹净了许多。

连续的刺激老婆的衬衣都被汗湿透了,张强又第三次把牛奶灌进了我老婆的肛门。

「噢,天哪,不要┅┅」老婆已经无力说话,喘息着。

「然后你要用塞子塞住屁眼,回到我这,如果你屁眼面沒有你老公的精液的话,你知道的哦!」

我老婆点点头,已经不敢想那些更变态的凌辱惩罚。

第三次泄出的牛奶基本上是白的,张强用手指按了一下老婆的肛门,洞口经过灌肠已经非常松软,一下就插了进去,张强用塞子塞上屁眼,让我把老婆放了下来。

「知道要做什么了吗」张强解开老婆手上的绳子,我闪进面的房间,老婆的眼罩也拿下来,老婆低着头又一次重复张强的话,张强搂住我老婆,亲吻着她,老婆有点享受的用舌头回应着,连续的调教已经让她沈迷在这种变态的快感。

等张强送走了我老婆,我也收拾好准备回家。

「头儿,慢慢享受呀。」

我点点头被刺激的有点麻木不仁,淫荡的老婆在家等着我,之后会再回到这,接着被我们淫辱调教,老婆短短的时间内越来越接近成为我的性奴,我有点不放心的只是我的身体挺的住吗

我回到家,进了门,老婆一脸粉红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我。

「老婆,我拿些文件就走。」

我走进卧室,老婆跟着我,我坐在书桌旁边假意收拾了些文件。

「老公,你晚上不回来,不如┅┅我们┅┅」老婆的脸更红了。

「什么,我要去开会呀。」我拿起书包。

「等等,老公,我想和你做爱。」老婆搂住我。

「现在我要出门了。」

「不要,我要你和做嘛,我帮你口交,好吗」老婆把我推回椅子。

「你总不肯,又骗我。」

老婆已经掏出我的鸡巴含在嘴,「老公舒服吗」老婆一边含着我的鸡巴套弄一边问。

「真爽!」我享受着,老婆的舌头已经舔到我的鸡巴蛋了,手还轻轻套弄着我的鸡巴。

「把衣服脱了,老婆。」老婆站起来,脱下衣服,露出面的情趣内衣。

「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么性感!」我终于可以仔细的欣赏老婆的淫态了。

「是一次展会的展品,我特地让你过过瘾。」老婆随口说着谎话。

「咦,怎么有点髒」我指着老婆丝袜上的精液痕迹问,老婆赶紧抱住我不让我看。

「我用脚帮你弄弄吧。」老婆坐到书桌上,丝袜脚夹住我的鸡巴。

「你真了解我,老婆,你以前总不愿意,说我变态,怎么今天┅┅」

我享受着丝袜脚摩擦龟头的快感。

「我想对你好一点嘛,以后你的要求,我都满足你,好吗老公!」老婆的丝袜脚上下摩搓着我的鸡巴。

「老婆你的淫穴出了好多水呀!」我分开老婆的丝袜腿,把鸡巴插进了我老婆的淫穴。

「老公好厉害!我好舒服!」被持续刺激的淫穴肿胀了,我稍稍一抽动就带给我老婆极大的刺激,老婆用手撑在书桌上,擡起屁股,配合我的鸡巴抽插。

「老公,我想让你插我的肛门,她们说好舒服的。」老婆的脸红的利害,终于到正题了。

「我沒试过,行吗老婆」我假意推辞。

「试试嘛,好老公!」老婆从书桌上下来,转身背对着我,分开双腿,翘起屁股。

我把鸡巴顶在她的肛门上,肛门又松又软,「进不去,老婆。」我胡说着。

老婆用手使劲的扒开着自己的屁股,肛门微微翻着,淫荡的样子难以形容。

我把鸡巴慢慢插入老婆的屁眼,面又软又禁,有种火烫的感觉包围着我的龟头,我终于插了我老婆的肛门,我的变态愿望一个个的正在实现。

「老婆,好舒服啊!」我开始抽插。

「啊┅┅啊,啊澳┅┅啊哦┅┅啊,啊哦,哦,啊┅┅哦┅┅」

老婆第一次肛交,有些痛苦。

「老公你的鸡巴好粗啊,我好难过┅┅」老婆呻吟着。

我慢慢抽插着鸡巴,老婆已经趴在书桌上面,两条丝袜腿从后面缠住我,我又把鸡巴插进老婆的淫穴,抽插一会,我已经有点力不从心,我坐在椅子上,老婆慢慢的蹲在我的鸡巴上,用屁眼套进我的鸡巴,有了经验,老婆已经能感受到肛交的刺激,慢慢套弄着我的鸡巴,一阵酸麻感,我抱起老婆放在书桌上,加快抽插老婆的肛门。

「啊啊┅┅啊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哦哦哦哦┅┅老公射在我的面!」老婆用力说了一句,我的精液喷射而出,射在老婆的肛门。

「啊!好烫┅┅好舒服!」老婆淫叫着。

我慢慢的抽出鸡巴,老婆用手捂着屁眼跑进卫生间,她一定急着用塞子塞住肛门,哈哈!淫荡的老婆,乖乖的被调教吧,我穿好衣服,趁老婆还沒出来,我就先出门赶去张强家。

我到了张强家。

“头儿,辛苦了吧。”张强笑笑说。

“头儿,有沒有插杨姐的屁眼,插了吗”许军早跑过来色咪咪的问,手上还拿着我老婆的黑色内裤和乳罩。

“沒看到杨姐被灌肠,真遗憾,今晚再玩一次吧。”许军央求我。

我怕杨影的身子受不了,问张强,“看看情况再说。”

张强拿出了一些内衣,原来我回家的时候,他去买东西了,张强让我挑选,我点了一条黑色的露裆丝袜,和黑色的露脚趾的高跟凉鞋。

张强拿了一个项圈,后面带着细细的铁链下面有手铐,免得老用皮绳绑我老婆,还有一个窄窄的乳托,托住乳房,我挺满意的,张强问我喜不喜欢滴蜡,我说不太喜欢,弄的粘煳煳的,一点不性感。

我说今晚试试三插,象光碟那样,前后一起插我老婆的淫穴和屁眼。

许军连连叫好,“你说了算,头儿。”

我的老婆我要好好的淫辱一番,张强还准备了事后避孕药,许军老爱把精液射在我老婆的淫穴,为了安全有必要。

这时我老婆来了,许军下去把她接上来,我照例藏进屋内,老婆穿了一件粉色的短袖衬衣,下身是一条极短的超短裙,刚刚遮住屁股一点,一定是张强的要求。

“你按我说的作了吗”张强坐在沙发上面问。

“是的……我让我老公射在……射在我的……屁眼……面,后面也塞……

住了……”老婆强忍着羞辱感说着。

“让我看看有沒有精液。”张强让老婆趴到桌子上。

老婆刚刚跪在桌子上,短裙下的屁股就露了出来,肛门上塞着塞子,老婆竟然沒穿内裤就出门,真是淫荡的性奴啊!

“内裤呢”张强问。

“我沒有穿,你说来这不许穿内裤。”老婆低声的说道。

“为什么”张强又问。

“应为可以随时……可以随时……”

“快说!”

“随时幹我的淫穴和屁眼。”

张强不停的用言语调教我老婆,让她说极其淫荡的话,打击她的羞耻心,在这短短的几小时内,张强让我老婆在这间屋子变成了性奴淫妻,顺从的接受任何的性要求,包括喝我的尿液,我不得不佩服张强的淫魔手段。

这时,从老婆的屁眼流出了我刚射的精液,许军直接把手指插进我老婆的屁眼,“好软呀,又软又紧,真想幹几炮。”

许军的手指在老婆的屁眼不停的搅弄,刚刚被我插完的老婆忍不住呻吟起来,从早上连续不停的刺激让她沈溺在快感,淫穴很快就流出淫水。

“哈……又出水了,这么快就又想被人幹了”许军淫笑着。

“换上衣服。”张强把老婆从桌子上拉起来。老婆看见了那个项圈,“那是……我不要……我不要……”老婆后退着跌坐在沙发上,拼命摇着头。

上一篇:多年后终与王姨再次缠绵再操哥们儿的妈妈 下一篇:和一个少妇的真实偷情经歷